东鹏特饮欲A股上市,能倒逼出更强大的东鹏吗? 东鹏特饮

发布时间:2019-07-22 12:06:15 来源:中国食品报 关键词:东鹏特饮
东鹏特饮
原文标题:东鹏特饮欲A股上市,能倒逼出更强大的东鹏吗?
原文发布时间:2019-06-11 13:15:28
原文作者:中国食品报。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中国食品报】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东鹏特饮

历时多年,从“家族企业”走向“公众企业”的转型之路,东鹏饮料只差“最后一步”了。诚然,在“红牛”商标引发的动荡下,东鹏饮料想要超越华彬红牛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在同一赛道上的对手,已被东鹏越甩越远。


01

上市基因

出人意料而又情理之中地,东鹏饮料要上市了。

食品君留意到,华泰联合证券昨日发布了关于东鹏饮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鹏饮料)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辅导备案信息公示的公告。公告显示,东鹏饮料拟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境内证券交易所上市,现已接受华泰联合证券辅导,并于2019年5月24日在深圳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

东鹏特饮欲A股上市,能倒逼出更强大的东鹏吗?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虽然东鹏饮料已经开始接受上市辅导,但距正式IPO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上市辅导只是为了公司各种条件可以满足申报IPO的基本要求,上市辅导的时间没有固定要求,辅导后也存在不进行申报的可能。

不过,比起站在“资本”大门外而迟迟不入的农夫山泉,以及企业结构复杂转型不易的娃哈哈而言,东鹏饮料此番上市之举,似乎更为“坚定”。

“(上市)原因有二,一是资本驱动,二是创始人野心。”一业内人士告诉食品君。

“东鹏(饮料)从开始就是一个奔着上市去的企业,其在现在的基础上要想做到更大,只能谋求上市……甚至,东鹏饮料内部已经开始股改进程。”一知情人士表示,公司建立之初,东鹏饮料在创始人林木勤、林木港兄弟的掌舵下,带有浓重的“家族企业”色彩;但林氏兄弟很早就发现了外来资本的重要性。近几年,屡有投资型企业入股以及投资资本入驻,甚至推动了企业内部诸多改革。

食品君查阅工商信息发现,排名前三的股东中,除创始人林木勤持有东鹏饮料56.85%的股份,天津君正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及深圳市鲲鹏投资发展合伙企业分别持有10%以及7.36%的股份。

此外,2017年,国内知名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加华伟业向东鹏饮料注资3.5亿元,该机构此前成功投资了洽洽食品、加加食品、来伊份、巴比馒头、湖南茶叶、奥瑞金、大众点评、滴滴出行等知名消费服务类企业。

可以说,东鹏特饮在传统快消企业中,是一个资本基因较为凸显的“特例”;虽然不像最近大热的瑞幸咖啡等互联网企业那般“来势汹汹”,但相比起“家族企业”之风盛行的快消圈同行而言,步子已经迈得足够大了。

当然,与当下的东鹏饮料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在华彬集团和泰国天丝为“红牛”打得不可开交的当下,积蓄力量,早日实现“弯道超车”。

事实上,近年来因为红牛品牌续约的问题,国内觊觎功能饮料市场的品牌众多,但影响力最大的还是东鹏特饮。数据显示,2018年东鹏特饮业绩呈两位数增长,整体规模已经超过50亿元,仅次于红牛成功登上销量第二的宝座。


东鹏特饮欲A股上市,能倒逼出更强大的东鹏吗?



不过,50亿元的销售额,目前还不过是红牛的一个“零头”。东鹏饮料面临的扩张困局,依旧不小。

2018年,因北方市场销量不理想,以及罐装饮料销售不利,东鹏饮料为了保住市场份额,将原本每罐售价6元的东鹏特饮降至3.5元,却导致经销商承压,叫苦不迭。这也从侧面映证了东鹏特饮想要走出南方,实现全国化发展仍面临很难突破的瓶颈。

倘若无法打开全国市场的版图,东鹏特饮销量突破百亿的小目标或许难实现,想取代红牛成为行业老大更是遥遥无期。

“目前,能让资方最快赚到钱、最常用的方式就是IPO。东鹏特饮和华彬红牛在体量上相差较远,单纯期望业绩增长可能很难。即便要打价格战,东鹏特饮也需要不断、持续地投入。”沈萌表示。

此外,除了功能饮料,东鹏饮料还有许多其他品类产品,包括柠檬茶、陈皮茶等。虽然在东鹏特饮的光环下,这些小单品的体量都还显得微不足道,甚至很多还停留在华南区域试点的推广层面。但相比起华彬在红牛商标出现纠纷才忙不迭得收购和推新品,东鹏饮料的这些自有产品在资本的助推下能发挥出多大能量,值得期待。

02

转型内核

东鹏饮料的上市之路,除了可以帮助自身实现业绩上的突围,还能为快消行业提供一个“家族企业”向“公众企业”转型的案例。

东鹏饮料成立于1987年,原本是深圳一家国有老字号饮料企业。彼时,东鹏饮料生产的产品有凉茶和水,但产品知名度不高,甚至诺大的深圳没有几个人记得住东鹏饮料旗下的品牌,业绩更是一落千丈。

2003年,东鹏饮料连工资都发不出,工厂濒临倒闭。这时候,东鹏饮料通过“员工集资持股”的方式实现了“国有转民营”。曾是华彬红牛代工厂厂长的林木勤、林木港两兄弟接手了工厂。

在接手东鹏饮料后,林氏兄弟通过严格的控制成本,将东鹏饮料的局势稳定下来。之后,林木勤将自家产品和红牛进行差异化经营,经过多年布局,终于把东鹏特饮打造成国内仅次于华彬红牛的第二大功能饮料。

可以说,曾经的东鹏饮料,是那个年代非常典型的家族式快消企业。不过,在近几年瞬息万变的快消“战场”中,东鹏饮料却是最早看清“让利”和“协作”的企业。所谓“让利”,是股东层向员工让利;所谓“协作”,是创始人同职业经理人协作。

“东鹏饮料内部的股权激励早已启动,对于近几年新来的职业经理人,老板也毫不吝啬地给与股份。”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事实上,近年来东鹏饮料内部核心负责人的平均年纪正逐渐升高。在公司创业阶段,他们立下了汗马功劳,可在企业不断发展的现在,他们渐渐跟不上节奏,有心无力。

对此,东鹏饮料的股东层让出了部分股权通过股权激励给到了这一部分老员工。把这些老员工变成了企业的“老板”。而这,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老员工和新员工的交替矛盾。其内在逻辑是:老板从来不会怕职业经理人的水平超过自己,新进入的优秀人才越多,他们对企业发展的贡献越大,创造的价值越高,老员工的收益也就越大,何乐不为。

另一方面,对于空降的职业经理人而言,股权激励机制给到的不仅是物质财富的收入,更是将个人的发展与企业的未来紧密联系在一起,实现“共同创业”。


东鹏特饮欲A股上市,能倒逼出更强大的东鹏吗?



一资深企业管理者表示,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企业竞争的加剧,家庭和家族观念的转变,以及经理阶层的兴起,家族企业要想在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中生存下来并发展壮大,终将演化为公众公司,这并不是由创业者或其继承者的个人意志所决定的。

从主观意愿来讲,创始人往往不愿意企业成为公众公司,因为他们不想丧失企业的控制权。不过,在日益开放的经济形态和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家族企业的内在缺陷逐步成为企业扩张的羁绊,制约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

公众公司则是现代企业制度的典范,家族企业向公众公司过渡能有效完善其治理结构,变家族管理为职业管理,加强制度建设和强化制度效用,有效克服家族企业的人才和文化瓶颈,适应经济环境的变迁,避免被市场淘汰。

“一个例子是,去年加入东鹏的卢义富,就得到了足够的股权激励。考虑到即将到来的上市,这份原始股的分量不可小觑。”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2018年7月,东鹏特饮董事长林木勤邀请了香飘飘营销中心原总经理卢义富出任副总裁,卢义富也曾为加多宝北方市场负责人。食品君曾报道,当初卢义富离职加多宝,被香飘飘老板蒋建琪邀请负责新品MECO奶茶的市场;但因为与公司发展理念以及与老员工利益相冲突,最后暗然离职。

到任东鹏饮料不久,卢义富随即带领东鹏特饮团队在2019年的春节大战中取得了亮眼的成绩。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成绩是卢义富带着大部分东鹏原团队取得的。东鹏饮料的激励措施,成效可见一斑。

而据上述人士透露,像卢义富这样获得东鹏饮料股权激励的职业经理人,在东鹏并不少见。

诚然,国内的快消企业上市并不是啥稀罕事,但能做到真正对员工“让利”和“协作”的企业并不多。甚至,很多快消企业上市多年,业内谈起依旧是“某某企业始终姓×”。但当业内人士和食品君聊起东鹏饮料上市这个话题的时候,他们更多关注的并非东鹏特饮能够在资本市场上套取多少现金,而是“上市最终能倒逼出一个多么强大的东鹏。”

(李珂)


正文完,原文标题:东鹏特饮欲A股上市,能倒逼出更强大的东鹏吗?
原文发布时间:2019-06-11 13:15:28
原文作者:中国食品报。

东鹏特饮 东鹏特饮




本文关键词:东鹏特饮
猜你喜欢